当前位置: 首页 > 劳力士rolex > 劳力士百达翡丽等五大品牌撤离巴塞尔表展 钟表业面临艰难时刻

劳力士百达翡丽等五大品牌撤离巴塞尔表展 钟表业面临艰难时刻


/ 2020-04-16

  4月14日,劳力士(Rolex)、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香奈儿(Chanel)、萧邦(Chopard)及帝舵表(Tudor)五大高级制表品牌发表共同声明,宣布正式退出巴塞尔钟表展(Baselworld),并将在瑞士高级制表基金会(FHH)的支持下创办一个全新的腕表贸易展会。

  声明同时指出,首场全新的展会将在2021年4月与腕表与奇迹展(Watches & Wonders)同期举办。巴塞尔表展和腕表与奇迹展的前身日内瓦钟表展(SIHH)是全球最大也最重要的两大钟表珠宝展,每年年初面向全球范围内的经销商、VIP顾客和媒体发布新品、开放订货。不过,巴塞尔表展近两年频繁陷入重要参展商宣布撤出展会的负面消息中,从2018年开始,先是Swatch集团旗下的欧米茄(Omega)、浪琴(Longines)、宝玑(Breguet)等18个钟表品牌和配件供应商宣布退出,紧接着爱马仕钟表也宣布离开巴塞尔转投SIHH。今年1月,LVMH集团旗下的宝格丽(BVLGARI)、宇舶表(HUBLOT)、泰格豪雅(TAG Heuer)和真力时(ZENITH)四大腕表品牌在迪拜举办首届LVMH钟表周,显示出积极求变的信号。今年2月,宝格丽与古驰(Gucci)以疫情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为由相继正式宣布退出巴塞尔表展。

  最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的巴塞尔钟表展正面临创办百年来的艰难处境。有统计数据显示,过去10年来共有大约1500个参展品牌离开巴塞尔表展。“过去正确的事情现在不一定有用。”百达翡丽总裁Thierry Stern表示。诸多退出表展的腕表品牌高管则集体表明巴塞尔近年来已经无法继续帮助他们与真实的市场需求之间保持紧密联系。

  今年年初,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爆发加速了巴塞尔表展危机时刻的到来。多个参展品牌指控表展管理方MCH单方面取消原定于4月30日至5月5日举行的第48届巴塞尔表展,并推迟至2021年1月举行。除了未与品牌方商议就做出改期决定以外,不合理的退款政策亦引发不满。据悉,MCH只提供两种退款选项,一种是将85%的资金结转到明年的展会,而其余的15%则用于抵消已经产生的展会现金成本,另一种是品牌将得到30% 的现金退款,剩下的40%转入明年展会,另外30%则用来承担今年的现金成本。多数已经交付费用的品牌联合通过欧洲制表定向委员会表示反对和不满,劳力士首席投资官Du Plessix则代表约68个品牌向MCH发出联名投诉信,并要求全额退款,否则2021年将不再参展。百达翡丽总裁Thierry Stern则表示:“今天百达翡丽与巴塞尔表展的愿景不再一致,太多的讨论和悬而未决的问题让双方的信任已不复存在。”

  MCH集团则在随后发表的声明中称对参展商撤出表展的消息感到“惊讶”,因为推迟日期的决定是“与参展商共同决定的”,并“通过展商委员会和无数次单独的讨论中得到了(参展商)的积极回应”,而对包括劳力士在内的五大品牌“转移到日内瓦的打算”毫不知情,而目前MCH集团“正在就相关取消2020年巴展的财务安排进行讨论。”

  无论是巴塞尔钟表展的加速没落,还是钟表品牌们自发的积极求变,都说明整个钟表行业都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劳力士、百达翡丽、宇舶表、爱彼(Audemars Piguet)等品牌从3月下旬开始相继宣布停工停产,关闭部门零售商店,以全力应对疫情。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调查报告显示,2月瑞士的钟表出口额同比下跌9.2%至16亿瑞士法郎,腕表出口数量为约130万只,同比减少22.2%。该报告指出,2月瑞士钟表出口到大部分亚洲市场均出现大幅减少,其中香港市场锐减42%,创下20年来最大单月跌幅,中国内地市场的跌幅达到51.5%,韩国及日本则分别下跌11.2%和2.1%。

  有分析师指出,如果疫情能在2020年得到有效控制,钟表业很有可能会在2021年迎来“报复性”反弹,因此由劳力士、百达翡丽、香奈儿、萧邦和帝舵发起创办的全新钟表贸易展仍旧值得期待。瑞士高级制表基金会基金会方面表示,这个全新的展会可能计划加入其他腕表品牌参展,但具体的参展品牌及正式的展会名称等信息将在晚些时候公布。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